访《我住》导演 竹内亮

来源:日本东方新报 作者:朱耀忠 时间:2018-02-18
分享到:

访我住在这里的理由导演竹内亮:

把日中现状传达给两国年轻人

 

本报记者 朱耀忠

 

竹内亮导演近影。记者朱耀忠摄

  2017年年末的一天在中国南京市一家饭店聚集200多个年轻人,他们视频纪录片《我住在这里的理由》(以下简称:《我住》)的铁杆粉丝,来参加纪念《我住》播放两周年的答谢会,这些幸运者是从1000多位报名者选出来的,来自中国各地,以及日本、美国他们见到了心目中的导演竹内亮。

我住》自2015年11月开始播放,每周播放一次,到目前为止,制作与播放了超过100集。这介绍在日本的中国人、在中国的日本人的系列视频节目,在观众中逐渐升温节目在中国几家视频网站的播放超过2亿次,微博去年选出的最有影响力十大旅游视频中,《我住》名列其中

1月17日下午,记者在东京见到了刚拍完最新一集《我住》的导演竹内亮,记者试图走进导演的内心世界,发现和挖掘他移居中国、住在南京,拍摄《我住》的理由。

 

竹内亮导演与粉丝们在一起。《我住》节目组提供

我们在一家咖啡馆坐下后,竹内亮要了一杯拿卡,记者开门见山地问:首先我们想知道,究竟是什么原因,促使您放弃在日本安定的生活与工作环境,毅然决然地到中国去,是为了爱情吗?

“哈哈”大笑起来,连忙说:“不是为了爱情,我跟我太太是在日本认识的,当然,南京是她的老家。大家都问过我,是我随着太太去的南京吗?我的回答是:不是,是我愿意过去的,而我太太是随着我回到南京的。因为我一直想去中国、想去南京。

 

花了两年时间说服太太

问:如果去中国的话,你为何不选择北京、上海这样的大都市,而是南京?是因为南京是太太的老家吗?

答:对,一个很大的原因是岳父岳母在那里,我们有两个孩子,我们夫妻到中国后要创业,根本没有时去照顾孩子,这样很需要岳父母的帮助。我们现在跟老人们一起居住,也不需要再找新的住所,这对我们夫妻来说,特别方便。

问:您刚才说了,离开日本去中国创业,与爱情无关,那是究竟是什么原因让您下决心辞去日本工作,而去中国的呢?

答:最大的原因,是为了我的理想。一直以来,我特别想把日本现在的信息,客观地传达给中国的年轻人————我特别想做这个事情。可以说,我完全是为了做这个节目,而移居中国、搬到南京的。

问:是什么样的契机,让您做出这个决定?

答:这个契机是我在2010年,为NHK拍摄大型节目江天地大行》,我去了长江周边的青海、四川、云南等地,前后拍了有一年时间。那时候,经常跟当地人交流,他们知道我是日本人后就会问:你知道山口百惠怎么样了,高仓健怎么样了?但那已经是2010年了,山口百惠已引退多少年了啊。当今的日本艺人及文化信息,他们大多不知道,他们更多的是看那些抗战影视片,只知道山口百惠……他们获得的日本信息太少了,所以我当时就想要做这样一个节目,将现在的日本介绍给他们,把有意思的信息,传达给观众。

问:当您有了这样的想法,想去中国创业,是怎么样与太太商量的?

答:我跟太太说了,一开始时她是反对的,当时孩子还小,在日本我们也买了房子,工作也很稳定,感觉没有必要去冒这个风险。

问:最后是怎么说服她的?

答:就是不放弃!我一直一直说:想去中国想去中国!最后花了两年时间,终于得到太太的同意。2012年8月,我们决定移居中国。


 竹内亮、赵萍夫妇和他们的孩子。赵萍提供

中日关系低潮时我们不退而进

问:你们决定搬去中国时,正值因为日本政府“购岛”,中日关系处于低潮期,你在南京肯定也经历了很多。

答:是的,当初大家都反对我们搬去南京,“中日关系这么紧张的时候,你为什么还要去”、“太危险了”……大家都劝我不应该去。但是,我却觉得这反而是一个机会,因为当时很多日本人从中国回来了,很多在中国拍视频、拍纪录片的人,也都回来了,那我去的话,就没有竞争对手了()。

在经过一系列准备之后,我们在20138月,正式搬到南京市定居下来了。在这准备期间,我也一直在工作着,就是搬到南京后一段时间,也一边为日本的电视台拍摄节目,一边在做调查:中国的年轻人究竟想看日本什么样的内容。同时,我还集中时间去学中文,我进了南京大学学习。

问:正式决定创业,是在什么时候?

答:我们公司在2014年成立的,然后开始做准备。当时也没有太多的想法,就是想把日本现在的文化及信息传达给中国年轻人。但是用什么形式来做,也没有想出来很好的点子。在2015年夏天的时候,有一天我太太跟我说:那就拍住在日本的中国人吧,通过他们来介绍日本的话,大家都愿意看。我也觉得这个主意非常不错,所以就开始做这个节目了。

 

 

拍摄条件:一定是“努力”的人

问:一开始你们拍了在日本的中国人,而拍在中国的日本人,那应该是以后的事了吧?

答:是的,大约拍了半年后,感觉想换一种“玩法”,在连续拍了在日本的中国人之后,偶尔想拍点别的,换一种“口味”。拍了日本人后,一开始还不知道是不是受欢迎,在拍了两、三个人后,观众反应特别好,我们真的没有想到。从反响来看,比住在日本的中国人系列还受欢迎,大家都喜欢看日本人的生活。

问:你还记得两年前拍的第一部《我住》吗?

答:记得,我们拍的第一个人,是住在东京浅草的一位画家。我一直在找住在浅草的中国人,因为浅草很有名,第一集,我就想选择最有名的地方,要找住在浅草的中国人,找来找去,偶然发现了这位画家的Facebook。记得拍摄还是挺顺利的,十分钟的一集,最早在优酷和爱奇艺上播出。

问:你们决定拍某个人,其选择的标准,决定拍摄的关键点在哪里?

答:拍摄对象选择的标准嘛,唯一一个标准就是,他必须是一个“努力的人”,“拼命努力”的人。

问:大约在半年之后,你们开始拍住在日本的中国人呢,还记得你所拍的第一个日本人吗?

答:我们拍的第一个日本人,是居住在上海的一位美女,做美甲的20多岁的漂亮姑娘。她并不是被日本公司派遣出来的,是自己定居上海,自己开了一家美甲公司,她本身工作经验并不多,但就是喜欢上了中国。我们所拍摄的日本人,最大的条件,就是努力工作,还有一个就是“喜欢中国”,有这两个点就OK了。

问:作为导演,你对于后期制作有什么特别要求吗?

答:唯一的就是保持《我住》的风格,那就是:随意、真实、有意思。

 

不能拍家的话,就宁可放弃

问:你们在拍摄过程,遇到过什么困难?有没有被拒绝的情况?

答:我们最大的困难是资金问题,而在拍摄过程中几乎没有什么困难,大多数拍摄对象都愿意接受拍摄。现在来看,还是拍日本人时,被拒绝的比例高,因为日本人比较注重隐私,他们不想被拍到自己的家及家人,这是不同民族的不同想法吧。

问:你拍某个人物,为什么一定拍摄他的家庭生活?

答:唯一的条件一定要拍他的家,因为我们要拍得很生活,而一个人主要的生活场景就是他的家,如果他(她)的“家”不能公开的话,我们也就不拍了。

问:是什么原因使得《我住》中的日本人系列,更受网友个观众的欢迎?

答:我也想知道为什么,因为不光是我们,还有其它很多媒体“疯狂”地在拍在中国的日本人。

问:将来《我住》中,拍摄日本人和拍摄中国人的比例是多少?一半一半吗?

答:还是以拍摄在日本的中国人为主吧,应该会占70%左右,其余30%是拍日本人。

 

给我留下印象最深的是她

问:您拍了百集《我住》,如何说要举出几位给你印象最深的人物,你会说到哪一位?

答:这问题好难回答啊,因为大家各有各的感受。在日本的话,是去年拍的新津春子——羽田机场保洁员。记得那天去拍的时候,只给了我们两个小时时间,她很忙,我需要用这两个小时素材做一集节目,新津特别有意思,拍的效果也不错。通过这次拍摄,我也领悟到:纪录片不一定要是拍很长时间才能做到有意思,这与时间没有关系,如果是真正找对人的话,就能够拍出很有意思的节目。两个小时的拍摄中,她在我的镜头面前哭了,我也很感动。我想,新津春子的人格魅力,还是在于她的单纯,她就特别单纯地喜欢打扫卫生。

99集的主人公也特别有意思,我一边剪辑时一边流泪了。她是一位中国女孩,一名刚刚“出道”的偶像,没有多少人知道她这位“地下偶像”,但她的梦想就是想要当一名偶像,她完全是为了当一名偶像来到日本。跟前几代来日本的中国人不同,现在来到日本的年轻人,完全是为了自己的梦想而来!她也是,一边工作着,一边从事偶像演艺生活,她们的4人组合(3个日本人、1个中国人)每周会在秋叶原的小剧场演出。至于她最后能不能成功,这个谁也不知道,要靠她的努力和运气。

 

在南京做中日交流更有意义

问:你的第100集拍的是自己,为什么会想到拍自己呢?

答:我从一开始的时候就被粉丝问及“我自己住在中国的理由”,所以去年我就公开宣布,如果达到100集的话,我就拍我自己,回答大家的问题。在这第100集中,我让员工做导演、摄影师……让员工来做,这也算是一个培训过程。

问:除了你在第100集(上、下)中讲到住在南京的理由,我还想问的是:在中日关系史上,南京是一个敏感地方,你没有选择其他城市,而是定居南京,肯定会有很多人提及此事吧?

答:正因为南京是一个敏感的地方,所以在这里做中日交流的事情,就更有意义。做中日交流,肯定绕不开南京,我住在南京,能更加直觉地感受到中日关系的最真实现状,我在南京做这个事情,觉得很有意义。

问:在南京生活的这几年,你所接触到的南京民众给你的印象是什么?

答:我觉得南京人特别包容,我在南京今年是第5年,从来没有被说过诸如“你是日本鬼子”、“我讨厌你”、“走开!”……之类的话,一次也没有被说过。大家都对我非常友好,也都帮助我们,南京人不单是对日本人,对外国人都比较包容。

唯一的有一次,我在南京地铁内,跟一个日本人用日语交谈,边上有一个孩子就说“我怕,妈妈”,当时,那位孩子的母亲就责备了他,她教育孩子说:“不能这样说,日本人中也有好人与坏人,全世界都一样,有好人与不好的人,所以不应该这样说。”我在边上听到后很受感动。很多人特别是日本朋友都问过我“你住在南京没有事吗?有没有被打过?”我回答就两个字:没有。

 

竹内亮导演近照。赵萍提供

从《我住》看中日关系变化

问:几年来,你们拍摄了100集的《我住》等,从你的角度看,在这几年拍摄《我住》过程中,能看出中日关系发生了怎么样的变化?

答:我感受到的变化是,中日关系变得是越来越好了。第一个让我完全没有想到的事是,有这么多的中国人来日本旅游、爆买……;二是看我们节目的人越来越多,想了解日本、看日本的人越来越多,通过《我住》的点击量也可以反映出中日关系的现状;第三,是有好多媒体来采访我,特别是中央级的官方媒体,有这么多官方媒体来采访,也说明了中日关系发展得好。

问:你们将来有没有拍摄电影的计划?

答:拍电影啊,现在没有。在2020年以后有可能吧,现在没有,因为现在我们根本没有时间去拍电影。

问:最后想问的是,做为一名在中国生活的日本人、《我住》节目的导演,你的“中国梦”是什么?

答:我的中国梦啊,中日两国之间还存在着很多矛盾与偏见,我想把这种偏见去掉。在中国南京做这个工作,一直做下去,这便是我的中国梦。

还有,现在我主要把日本的文化介绍给中国,我发现日本年轻人不大关心中国,这个与中国年轻人喜欢日本的反差很大,这个现状我觉得不好,我以后还是要把中国有意思的文化,更多地转达给日本年轻人,这个是一定要做的。

 

竹内亮

1978年生于日本千叶县,2000年,毕业于东视觉艺术学院艺术学科20138月开始移居中国江苏省南京市。

2001年,进入日本homeroom有限公司;2001-2003 年,作为助理参加多部电视海外纪录拍摄;2004-2007年,作为导主要拍有关日本国内的电视纪录2007年至今,作为总导了近50部电视纪录,主要是有关日本国外的内容,特别是有关中国的主题

目前主要拍摄中国网视频纪录片《我住在里的理由》游食;其代表性作品:《长江天地大行》(日本NHK)、《我住在这里的理由》、《游食

相关阅读:

验证码:
您还能输入150字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