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身后的日本 伺机而动的“观察者”——专访拓殖大学政経学部教授 朱炎

来源:东方新报 作者:李沐航 时间:2018-07-13
分享到:

美国时间6日凌晨1201分,美国关税清生效,中国以向美国340亿美元商品加征25%的关税行回。全球两个最大经济体之的争端正在加,前景得不可知。只是的开始。今年早些候,特朗普下令美国向中国价500亿美元的商品征收关税,中国表示将回之以同等模关税。次生效的340亿商品清是其中的第一部分。而就目前趋势而言,这场贸继续在是全球一体化的时代,各行应链错节,中美开局,并非两国之间单纯的国力角逐,作为美国盟友的日本也难独善其身。那么未来,随着贸易战的升级,日本同样作为超大经济体,会受到什么波及?本报记者专访了拓殖大学政经学部教授朱炎。


拓殖大学政经学部教授朱炎

日本最为担心提升汽车关税

首先,对于中美贸易战开打,日本是否会受到影响,会有什么举措,朱炎表示,日本会选择在一旁观察,因为现在美国对日本也同样存在贸易制裁,主要是钢铁和铝制品,而且是从三月份就已开始了,就连欧洲、加拿大和墨西哥也包括在内,不过特朗普政府531日宣布,制裁是在在为期两个月的豁免期结束后才开始对从加拿大、墨西哥和欧盟进口的钢铝征收关税,这个短期豁免,日本没有拿到。而据了解,下一步美国很可能拿进口美国的汽车开刀,这又戳中了日本的“痛点”,汽车占到美国对日贸易逆差的6成,美国属于日本汽车的主要出口目的国,现阶段,美国将“贸易战”矛头直指日本和欧洲,提高汽车关税是以有利地位推进双边谈判的有效手段,一旦实施,将对日本汽车企业的经营构成沉重打击。经历过日美贸易摩擦的日本各大车企一直在不断增加美国当地的生产和就业。不过在市场已经成熟的日本,为了维持国内工厂的开工率,各大车企将高档车及SUV等利润较高的车型仍留在日本生产,然后出口到美国。根据资料显示,2017年日本对美国出口了174万辆汽车,占日本整体汽车出口的37%。同时对美出口也占到日本国内汽车产量的18%,丰田汽车每年对美出口70万辆高档车,日产汽车也对美出口30多万辆高档品牌汽车。对于日本车企而言,美国也是获取盈利的主要市场之一。2017财年(截至20183月)日本车企的美国销量在全球销量中的占比(以单体计算)方面,丰田为26%,日产为28%,本田为32%。如果启动高关税,对美出口汽车的价格将大幅上涨,在销售一线的竞争力就会下降。为了维持美国销量,日本车企将被迫增加在美国当地的生产。朱炎表示,就历史经验和现在的趋势观察,日本表现地仍十分“谨慎和克制”,不像欧洲、加拿大、墨西哥已明确立场和美国 “对着干”,在中美贸易战时,日本选择“隐忍”并在后方观察,如果中国对抗会产生正面效果,想必日本肯定会跟进加入其中。 

由德国政府提供的照片中,安格拉·默克尔总理似乎是在加拿大举行的G7首脑会议上挑战特朗普。 JESCO DENZEL/GERMAN FEDERAL GOVERNMENT, VIA ASSOCIATED PRESS

日本“衰退” 中国学习

就目前中美贸易战看,历史是如此的相似,只是由被美国制裁的日本换成了同样崛起中并威胁到美国“领袖”地位的中国。70年代日本制造业迅速发展,日本产品迅速占领国际市场。到了80年代初期,日本GDP直逼美国,威胁霸主地位,美国对日本的商品贸易赤字飙升至500亿美元。美国中西部和东北部等工业中心承担了和日本的主要竞争压力,失业率两倍于全国平均水平。这些地区的州议员在国会发起了大量对日贸易保护主义的法案,在国会形成了政策基础。从80年代初美国劳动力市场持续改善,但在1985年前后陷入停滞。几个月后,民主党主要领导人在国会集结并发起了加收25%关税的贸易战法案。广场协议的计划是西方五国(G5)推动美元贬值10%-12%,而日本央行原定的日元升值目标是200日元/美元,但是情况很快失去控制。到卢浮宫协议时期,日元已经升值到150日元/美元。198710月的“黑色星期一”之后,日元升值到120日元/美元。美国以国会法案为砝码施压,让日本在纺织品、钢铁、电视和机床等行业都曾实行自愿出口限制,同时进行工厂转移和产业升级。例如,日本在纺织品行业曾实行自愿出口限制并将工厂向中国和东南亚转移,随后又以自愿限制汽车行业出口来缓解贸易冲突。朱炎感慨,也正是基于80年代的日美“贸易战”,日本的“经济停滞”何止20年,即使现在日本的GDP也刚刚恢复到90年代中期的水平,而从GDP总额来讲,日本的经济停滞至少30年。同时,朱炎表示,本次贸易战,中国也会从之前日美贸易战中吸取经验,知道决不能像日本一样“无底线”后退,也正是基于于此,中国才敢与美国正面抗衡。

 

全球一体化 日中相互依存

而对于此次中美贸易战,日本、中国、美国间又是一种怎样的连带关系,朱炎告诉记者,日本和中国的产业是相互依存的,产业分工于互补性分工,打比方说,中国的很多产品中,会用到日本的技术、零件以及材料,反观日本也是一样。所以可以看出,中国对美出口,大量产品中都有日本供应商的“影子”,一旦中国对美国出口减少,也就意味着日本供应商对中国出口随之减少,而同样道理,美国的大量产品也是一样,一旦美国减少对中国出口,日本的供应商也会受牵连,也就是说,中美双方的贸易战,日本都会受到牵连。但是,多余订单也肯定出于物流、成本考虑,会消化于东南亚甚至其它各国之间。

由于日本在很多科技型行业中属于领头羊位置,所以都会有它的“影子”,这也就导致一旦出现国与国的分歧,作为“供应商”的日本,直接受到波及是不可避免的。所以朱炎认为,现在任何一个国家的产品都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所以贸易战中,日本“受伤”是肯定的。

目前贸易战仅仅是个开始,要知道,80年代美国在美日贸易战中占据了全面主动的地位,因为美日间有特殊的军事同盟关系,日本在安全领域依附于美国,因此日本在国际谈判中以不损害日美关系为底线,一旦美国触发或威胁触发贸易战法案,日本的表现为迅速妥协。反观中国在国际政治上不依附于美国,国内也更容易形成共识以在国际谈判上占据主动地位。最后朱炎认为,当贸易战开始,被美国征收大幅关税的中国进口产品包括从“半导体”、“ 锂电池”、“ 平板电视”、“ 医疗设备”、“ 飞机零部件”等共计1300种,明显瞄准“中国制造2025”战略,美国不能让中国的信息科技、高端机械科技、机械人科技、宇航科技、高铁科技、新材料和新能源科技等领域赶超美国,而这些行业中,怎么会缺少“日本元素”呢?

相关阅读:

验证码:
您还能输入150字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