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日本新冠死亡率很低?日本专家这样说……

来源:'本站原创' 时间:2020-07-17
分享到:

​7月17日,东京新增确诊新冠病毒感染者293人,这是东京单日新增感染者自16日的286人以来,连续第2天刷新最高数值。日本不少地区新增感染也不断更新第一波疫情后的最高值。



日本单日新冠感染人数动态


 

当前的日本社会,人们对于不断刷新的峰值似乎只有惊叹,没有了第一波时的恐惧,大街上、电车里,人还是那么多。一方面可能是因为人们已经“麻木”了,另一方面可能是很多人觉得新冠疫情“不过如此”。

 

从数据来看,相比欧美和南美等地,有着1亿2600多万人口的日本疫情可以说是“小巫见大巫”。截至7月16日,不包括钻石公主号邮轮上的712名感染者以外,日本累计感染者为2万3666人,其中的1万8814人已经出院,目前正在住院的重症患者为37人,累计死亡人数为985人。进入7月份以来,尽管日本每天新增几百名感染者,但是死亡人数只增加了11人。



日本单日新冠死亡人数动态


 

这些数字可能是让日本民众不那么“害怕”的原因之一。不仅仅是普通民众,有日本专家也认为“新冠病毒并没那么恐怖”。东京大学医学博士、日本国际医疗福祉大学教授高桥泰日前在接受日本《东洋经济》的采访时称,即便第二波疫情防控失败,日本也不太可能出现欧美国家那样严重的情况

 

高桥泰曾参加过东京都政府组织的新冠疫情专家会议,其对于不同年龄层的感染防控建议被政府所采纳。他和他的研究团队依据新冠病毒临床相关论文确立了一个推论,并根据这个推论构建了一个“感染七阶段模型”。

 

高桥泰说,最初关于新冠病毒会导致包括日本在内的各个国家死亡数十万人的预测,现在来看都不准确,并没有死那么多人。截至目前为止,日本因新冠病毒死亡的人数不到1000人,只有每年因流感死亡的人数的三分之一。他认为,之所以最初的预测不准确,是因为人们用流感的预测模型来预测新冠,但是新冠病毒和流感病毒并不相同。

 

高桥泰认为,新冠病毒的暴露力(进入人体的能力)很强,但是其毒性和传染力并不比流感病毒强。当病原体进入人体时,首先由巨噬细胞等构筑起第一道免疫墙,也就是启动“自然免疫”,可以理解为人体抵御外敌的警察。如果自然免疫对付不了病毒,那么人体会启动火力更强的“获得性免疫”,相当于部队,继而产生抗体。

 

流感病毒毒性比较强,感染之后会立即出现流鼻涕、咳嗽、发热等症状,人体会立即在发病后的2至7天内启动获得性免疫,产生抗体来对抗病毒,通常1周至10天就能治愈。但如果失败引发肺炎,也可能导致死亡。高桥泰称,“我们的研究认为新冠病毒的毒性比较弱,人体难以启动获得性免疫来对抗病毒,而是用自然免疫来应对,我们假设很多新冠感染者是在获得抗体之前靠自然免疫来治愈的”。他认为,如果这个假设成立,那么实际上有些没有症状或者症状只是像感冒一样的感染者会在不知不觉中自愈。




 

高桥泰称,新冠抗体调查显示东京人的抗体率只有0.1%,远低于伦敦的16.7%,纽约的12.3%,但这并不意味着如果日本第二波疫情防控失败会导致很多人死亡。日本并没有实施严格的封城措施,日本人接触病毒的机会并不比欧美人少很多,可能是很多人在出现抗体之前就已经被自然免疫治愈了,“当第二波疫情来临时,自然免疫会再次帮助日本人,日本的疫情将会再次比欧美轻”。

 

根据高桥泰团队构建的“感染七阶段模型”,日本至少已经有三成的人已经接触了新冠病毒(病毒进入人体),这其中的98%的人处于感染七阶段中的第一个或者第二个阶段,也即没有症状,或者类似感冒的轻症状,将在没有抗体的情况下依靠自然免疫自愈。而2%的接触了病毒的人可能会发展到第三和第四个阶段,也即需要人体发动获得性免疫来对抗病毒,从而获得抗体。这其中,也有一部分人会因为细胞因子风暴进入第五阶段,病情会恶化。这样的情况在20多岁的接触者中比例约为每10万人中出现5人,30岁至59岁的人群中每1万人出现3人,60岁至69岁的人群中为每1000人出现1.5人,70岁以上的人群中每1000人出现3人。




 

如果日本人接触新冠病毒的机会并不少,那为什么日本的死亡人数比欧美国家少很多?对此,高桥泰认为有三个方面的原因:

 

(1)暴露率。在日本,容易重症化的高龄者接触新冠病毒的机会比较低,也就是说防控措施做得比较好。比如在日本的养老院,当流感和诺如病毒流行的时候,入院老人即使和家人见面也是不行的。

 

(2)自然免疫力。日本人靠自然免疫自愈的人的比例比欧美高,因此重症患者比较少。这可能与很多日本人注射了能够增强自然免疫力的BCG卡介疫苗有关。在日本,感染的人如果依靠自然免疫力处理掉了病毒,就不会再传染给其他的人,传染的链条因此容易被切断。

 

(3)发病者死亡率。日本的发病者死亡率与欧美相比低很多,其原因在于相比欧美人,日本人更加难以出现血栓,即使出现细胞因子风暴,日本患者的重症化几率也比欧美人低。




 

高桥泰认为,疫情的防控有必要按照不同的年纪采取不同的措施。30岁以下的年轻人感染后重症化的风险近乎于零,因此学生应该恢复正常的课堂学习。而30岁至59岁的人群,应该正常工作,感染后应该居家隔离。70岁以上的老人,则只能保持隔离的生活。

 

当然,高桥泰的想法只是一家之言,相信疫情的防控远比他所说的要复杂。在大多数人无法居家隔离的当下,做好防感染的措施,远比相信病毒“不过如此”要更加切实际。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