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俯瞰地球仪外交”如何补上邻国这一环

来源:东方新报 作者:本报特约评论员梅岩 时间:2018-02-02
分享到:

1月22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众议院全体会议上发表了2018年首份施政演说。在谈及对外政策时,安倍表示日本要在2018年积极应对朝鲜半岛问题,加强日美同盟关系,同时,还要继续推进“俯瞰地球仪外交”。为了达成这一目的,安倍强调日本必须积极改善与中国、韩国、俄罗斯之间的关系。

与此前的历任日本首相相比,安倍对外交事务的重视程度要高得多。第二次担任日本首相以来,安倍提出了“积极的和平主义”和“俯瞰地球仪外交”两大新外交理念,所谓“俯瞰地球仪外交”,就是要突破过去只重视与欧美发达国家和周边国家关系的局限,将日本的外交影响力扩张到全球各地,为了实现该目标,安倍在最近五年中出访过70多个国家。尽管安倍的脚步遍及五大洲,但“俯瞰地球仪外交”并非没有漏洞,近年来,日本与中国、韩国、俄罗斯三个邻国的关系发展都很不顺利,使邻国关系成为安倍的全球外交中最大的薄弱环节,而他的“俯瞰地球仪外交”也因此被外界称为“面包圈外交”。

全球外交变成了外厚内薄的“面包圈”,给日本外交造成了不少困扰。对世界各国来说,稳固周边,强化邻国关系都是外交的重要目的,唯有保持睦邻关系,才能确保本国的安全和良好的发展环境。因为与邻国关系冷淡,日本“入亚”外交迟迟未能获得进展,经贸合作也受到限制,与中国之间的关系甚至一度跌至“政冷经凉”。“面包圈”状态直接损害了日本自身的发展,虽然与其他地区国家的关系有所发展,但并不能抵消其与周边国家关系冷淡带来的损失。

过去,日本外交重视稳步前进、精耕细作,着重发展与欧美发达国家和周边国家的关系,不但让日本摆脱了战后孤立状态,还帮助日本走上了贸易强国道路,为日本经济发展提供了强大助力,这种外交发展思路被学界成为“经济外交”。急速推进全球外交让日本外交的步子跨得太大了,以至于脱离了按部就班的“经济外交”发展路线,这种情况下,迈向全球并不能直接为日本带来帮助,而脱离周边又让日本失去了不少长年经营的成果,使得日本对外政策的“投入产出”出现失衡。

与周边国家的关系处理不好,也会影响其他国家对日本外交政策的看法。日本与中国、韩国之间有着频繁的经贸和人员往来,本应与中韩营建良好的双边关系,可日本与这两个邻国总是“不冷不热”、“忽冷忽热”。鉴于此,与日本相距遥远、经贸等各方面联系较弱的国家,就更难相信日本会对自己保持关注了。因此,没有“睦邻外交”的保障,“俯瞰地球仪外交”只能是一座建在沙滩上的阁楼。

为了推进“俯瞰地球仪外交”,安倍变成了“空中飞人”,遍访五大洲70多个国家,出席首脑会晤多达600余次。不只是安倍,内阁阁僚和自民党高层也都不断出访,在外访高峰期,甚至出现过安倍首相、麻生副首相、外相、自民党干事长同时在国外访问的情况。这样的高频率外访虽让日本在国际舞台上的曝光率大增,却没能让日本的影响力得到有效提升,还极大加大了外交经费开支。“俯瞰地球仪外交”在国外赢得一片叫好,却难获实效,在国内又遭到颇多质疑和批评,因此,安倍必须重新审视这一政策——强化周边外交、突破“面包圈”状况就成了日本今后外交的重点任务。

要改善与周边国家的关系,日本必须保持外交政策的连贯性。日本外交一向把日美关系视为主轴,对周边国家的政策总是受到日美关系和美国亚太政策的牵扯,但过去很长一段时间,日本仍能与周边国家保持较好的关系,关键在于日本的基本外交原则保持一致,也就是奉行“和平主义”外交政策和“专守防卫”的安全政策。日本政治家中曾根康弘因在政坛上经常变换结盟对象,而被讽刺为“风向标”,他曾解释说风向标的指向随着风向摇摆,但脚跟却一直站在原处。日本过去的外交政策恰恰也是风向标,尽管需要不停变换具体政策,但基本原则却始终如一,这也正是中国、韩国等周边国家可以与日本建立稳定的战略互信的原因。

近年来中日、韩日关系趋冷,虽也有美国推行“亚太再平衡”的因素,但最根本的还是日本的外交原则发生转变。“积极的和平主义”并非加强版“和平主义”,而是强调日本应更加积极地参与国际和地区事务,这就有可能使日本的行动突破了“和平主义”和“专守防卫”原则的限制。在如何界定和施行“积极和平主义”的问题上,安倍并未与周边国家进行积极沟通,周边各国对日本的信任程度下降也就在所难免。

因此,要改善与中韩等周边国家的关系,最重要的还是修补战略互信。日本需做到两方面。一是坚持“和平主义”原则,作为世界上经济最发达的国家之一,日本更加积极地参与国际事务是其他国家可以理解的,也会受到欢迎,但这必须是更加积极地推行“和平主义”,而不是通过更加积极的行动来突破甚至是颠覆“和平主义”。二是要与周边国家积极沟通,特别是要施行“积极和平主义”和“俯瞰地球仪外交”这样的新外交理念,更需要得到周边各国的理解和认可,不至于破坏各国之间的信任关系。

日本外交之所以呈现出“面包圈”状态,还因为安倍内阁对周边国家在一定程度上展现出的“故意忽视”态度。为了提升自身国际影响,日本在包括联合国在内的各种外交场合强调自己对世界和平的贡献,与此同时,又对历史认识、安全战略变更等问题却采取回避态度,加深了与周边各国之间的隔阂。日本必须正视周边国家的不满,改变过去几年间的对周边国家的“故意忽视”,积极与各国进行沟通,再赢周边国家的好感。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