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欲重返TPP,日本先别急着高兴

来源:东方新报 作者:本报特约评论员梅岩 时间:2018-04-28
分享到:

美国总统特朗普最近与几个农业大州州长、议员开会时,指示国家经济委员会新任主席拉里•库德洛和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研究美国是否应该重新加入《跨太平洋伙伴协议》(TPP)。奥巴马执政时期,美国、日本等十二个亚太国家经过长期谈判最终签订了TPP协议,但特朗普上台后立即发布命令,让美国退出了TPP。自宣布对进口钢铝制品加征关税以来,特朗普政府的贸易保护主义政策全面升级,但此时他又表示希望重新加入TPP,这让不少人认为美国的贸易政策在发生逆转。

促成特朗普有此想法的主要因素有两个。一是《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在上个月完成签字,美国退出TPP后,日本等十一国继续谈判,并最终签署了CPTPP协议,这一协议脱胎于TPP,主要内容也与TPP差别不大,只是没有美国参加,也删除了一些美国坚持要求写入但被其他国家反对的条款,因此可以被称为“无美国版TPP”。CPTPP完成签字后,各方对其前景一致看好,英国等不少国家都表示了希望加入这一协议的意愿,对美国来说,虽然CPTPP与TPP有些差别,但仍能为美国促进经济增长和扩大经济影响力提供不小的助力。退出TPP后,美国一直表示可能再次回归,在CPTPP签字不久后明确表示希望回归,可以赢得急迫希望新协议能尽快扩员的国家的支持,减少回归阻力,因此,这也是美国就重返TPP做出正式表态的最好时机。

二是美国贸易保护主义政策全面升级,与中国、欧盟等重要贸易伙伴之间都发生了贸易摩擦,如果一味四处挑衅,势必陷入四面楚歌的境地,美国需要借重返TPP巩固与亚太地区贸易伙伴的关系。实际上,美国在主动发起贸易摩擦的过程中,一直采取“拉打结合”的策略,比如在宣布对进口钢铝制品加征关税的不久,立刻就豁免了加拿大、墨西哥的新增关税,这种做法可以让美国的贸易政策保持一定的灵活性,也可以避免贸易摩擦不断升级给自身经济造成过大的压力。特朗普表示希望重返TPP,也是遵循了这样的原则,当前,美国与中国、欧盟之间的贸易关系比较紧张,因此他在处理与TPP协议谈判国关系时使出了“软”的一手。

特朗普在重返TPP问题上表现出了合作意愿,但这并不意味着他的贸易政策发生逆转。特朗普的贸易政策一直是“乱枪打鸟”,有时为缩小美国贸易逆差,不惜与重要贸易伙伴发生摩擦,有时在“大锤”看似很快就要落下时踩下急刹车,有时又出人意料地表现出积极合作的姿态。这种“乱”其实是遵循了他的“美国优先”原则,为了确保美国利益,他把自己认为是违背美国利益的都当做反对目标,而符合美国利益的他又都支持,即便这样的做法可能违背了美国过去一直遵循的国际贸易准则。重返TPP显然对美国有利,一者,可以帮助美国提振经济,二者,美国可以接手一个前景可观的新贸易协议的“头把交椅”,美国还是TPP的创始成员国之一,这使得CPTPP协议的绝大部分条款都是符合美国需求的,重返这一协议并不需要美国做出太多调整。可以说,重返TPP并不是特朗普想改弦更张,而先退出后加入,本身正是他贸易政策的“乱”的表现,今后一段时间,他的“乱枪打鸟”风格还是会保持下去,也就是说,美国仍有可能向其他国家挑起贸易摩擦。

美国想要重返TPP,受影响最大的当属日本,日本在美国退出后主导了CPTPP的谈判,因而成为了新协议各成员国中的“领头羊”,美国若回归,“头把交椅”势必要让给美国。然而,对日本来说,美国回归还是利大于弊。首先,美国回归将极大地增强CPTPP的影响力,有助于CPTPP尽快扩容、发展,美国本身就具有很强的经济实力,还能吸引其他国家加盟,这会让CPTPP成员国的经济发展得到更强的助力。日本一直把TPP当作推动经济走出通缩陷阱、重回增长轨道的重要保障之一,这也是美国退出后日本仍坚持推进谈判的原因,美国回归可以让CPTPP更快发展,日本经济也会得到更多帮助,也能更接近实现突破经济增长瓶颈这一现实、急迫的目标。其次,日本虽然难免让位于美国,但仅凭日本等十一国的力量,很难让CPTPP成为一个具有全球性影响的贸易组织,即便在亚太地区,一个没有美国参与的经贸组织也很难发挥作用。随着美国回归,CPTPP将有可能成长为一个影响力覆盖全球的贸易组织,作为这样一个经贸组织的创始成员国,又在谈判过程中一度起到过主导作用,日本在外交和经贸领域得到的“加分”,可能比作为一个次要的地区性经贸组织的领导者要多得多。

尽管美国回归对日本来说利大于弊,但日本仍需为解决美国回归可能引发的问题做好准备。美国重返TPP的动机是复杂的,其直接目的是提振自身经济和提升在国际经济事务上的影响力,但也不能排除想拉拢或裹挟CPTPP成员国和美国一起在贸易领域向其他国家施加压力。如果美国这样做,日本等国就无法在美国与其他国家的贸易摩擦中保持中立,这不但会影响各国之间的经贸关系,还会伤害到CPTPP成员国自身的经济利益。因此,对美国今后的政策走向,日本还需冷静的观察,并制定相应的对策。此外,CPTPP协议是在排除TPP协议中美国提出的部分条款的基础上达成的,美国要重返TPP,是以创始成员身份直接“复位”,还是以“新成员”身份加入CPTPP,或是与CPTPP各国谈判,重新厘定协议条款,这些技术性问题也需日本和其他CPTPP成员国充分考虑。

相关阅读:

验证码:
您还能输入150字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