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倍首相赴美,也没能把美拉回TPP中

来源:东方新报 作者:本报特约评论员梅岩 时间:2018-05-05
分享到: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访问美国,与美国总统特朗普就朝鲜半岛局势、日美贸易等问题进行了会谈。在共同召开的记者会上,安倍和特朗普宣布日美两国将设立新的部长级别框架,以协商日美间的贸易问题。然而,就日美未来贸易关系走向这一问题,特朗普与安倍表现出了明显的意见分歧,特朗普坚持认为日美应签订两国之间的贸易协定,并表示对重返TPP不感兴趣。而安倍则显示出希望在新的部长级协商中讨论美国重返TPP问题的想法。除在美国重返TPP问题上存在分歧外,特朗普还表示不会对日本输美钢铝制品豁免新增关税。

前不久,特朗普刚刚表达过想要重返TPP的意愿,在与安倍进行会谈后,他又坚称不愿重返TPP。他对重返TPP问题的表态摇摆不定,一定程度上反映了美国国内对重返TPP的意见存在分歧,同时也是出于策略上考虑。

重返TPP可以让美国在贸易问题上有更多回旋余地,也能增强美国在亚太地区的经济影响力,然而,很多美国人都对TPP协议内容不满,认为奥巴马为了推动这一协议的谈判进程,做出了过多让步,如果加入TPP,美国利益将遭受损失。在日美贸易关系方面,TPP给美国带来的“副作用”尤为明显,因为TPP没有针对日美汽车贸易不平衡问题提出解决方案,在农产品贸易方面,日本同意进口美国牛肉和大米,但这在美国方面看来,只是一个非常小的让步。CPTPP签字之后,特朗普不愿错失回归TPP的良机,但也不愿因急于回归TPP而让美国利益受损,特别是这样做还会违背“美国优先”原则,甚至会得罪因希望美国退出TPP而支持他的选民。因此,对重返TPP问题,特朗普表现出了左右摇摆的态度。

日本希望美国重返TPP,一方面是因为美国回归能提升CPTPP的影响力,另一方面,也是希望借此对美国的贸易保护主义政策进行牵制。美国是日本重要的贸易伙伴,日本自然不希望美国转向贸易保护主义,但由于日美两国在外交、安全等方面的特殊关系,日本不能像中国、欧盟那样针对美国的贸易保护政策实行直接的反制,只能进行侧面牵制,前不久的G20财长会上,日本就和其他与会国家一起发声要求美国不要实行贸易保护政策。对日本来说,让美国重返TPP是牵制美国的最好选择,回归TPP必然使美国放弃对TPP成员国构筑关税壁垒的政策,还能让美国进入一个多边贸易协定之中,有利于避开与美国正面交锋,即便需要与美国针锋相对,日本也能与其他国家联手应对。特朗普坚称不愿回归TPP,并不意味着完全排除这样做的可能,毕竟他的贸易团队还在研究回归的相关问题,但这种表态明确显示出他不想在多边框架下解决日美贸易问题,想要和日本一对一谈判,敲定新的贸易协定,也是希望美国的经济和政治优势可以在谈判桌上被充分发挥出来。

不仅没能说服特朗普让美国重回TPP,最终只能接受与美国开展新贸易协议谈判的要求,还在要求豁免新增关税问题上也碰了钉子,安倍此次访美,可以说在贸易问题上一无所获。日美进行新贸易协议谈判,前景也不乐观,甚至有可能让日美贸易问题再次陷入僵局。

特朗普一再要求日本调整贸易政策,以解决日本对美汽车贸易顺差过大问题,在访问日本期间,他还不忘在这一问题上敲打安倍。日美汽车贸易的不平衡根本上还是因为两国汽车产业的状况造成的,日本汽车省油、便宜、质量好,颇受美国中低收入家庭和刚刚开始工作的年轻人的青睐,美国汽车车体宽大、马力强劲,但这些优点并不足以吸引日本消费者。因此,要降低日本对美汽车贸易顺差,只能通过日本“自主”压缩出口,但这又会损害日本汽车企业的利益。

在农产品贸易方面,日本一直采取保护国内市场的政策。日本可耕地面积小,农业机械化、自动化水平较之美国要低得多,农业成本也自然比美国高得多,为保护本国农业,日本对美国农产品进口进行了限制。日本保护国内农产品市场,也有政治方面的原因,农协等农业相关团体在选举中有着很强的影响力,自民党不愿得罪农协,因而一直对农产品市场采取保护政策。近来,自民党的策略发生了一些变化,随着市场化、城市化加速,农协对农业的控制引起了越来越多的人的反感,自民党开始减少对农协的依赖,对农业改革的态度也更加积极。在这样的背景下,安倍在TPP谈判中接受了进口更多美国农产品的条款,然而,同意进口美国牛肉和大米已经让安倍承受了不小的压力,在与美国进行新贸易协议谈判的过程中,安倍可以做出让步的余地已经非常小了。

汽车和农产品是特朗普在日美贸易问题上最关注的两个方面,他之所以这样做,原因有二。一是压缩日本对美汽车出口,同时,扩大美国对日农产品出口,可以立竿见影地削减美国对日的贸易逆差。二是这两个问题解决了,最能帮助他在选民心目中加分,日本汽车在美国非常畅销,在汽车贸易上借题发挥,最能唤起选民共鸣,而扩大对日农产品出口,则能够帮助特朗普赢得农业州的支持。特朗普在大选时就承诺解决美国的贸易逆差问题,上台后的一年里,他虽然也促成了一些贸易“大单”,但这样的表现仍属“零敲碎打”,为了兑现选举时的承诺,他开始全力推进压缩逆差的进程,要求日本等主要贸易伙伴重新与美国进行贸易谈判就是他的主要手段之一。

特朗普在日美贸易问题上表现强硬,不只是为了赢得选民支持,还因为他的贸易保护政策正处于“全面进攻”的阶段,如果此时给日本“特殊照顾”,就会让他的战线出现“缺口”,其他国家也可能遵照日本的先例要求美国放宽贸易政策。从目前的情况看,安倍的侧面牵制并未奏效,做出让步的空间也已非常有限,特朗普的强硬态度很难发生转变,日美之间讨价还价的空间不大,两国的贸易谈判在短期内很难突破僵局。

相关阅读:

验证码:
您还能输入150字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