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发费用增长缓慢 日本还是研发大国吗?

来源:东方新报 作者:本报特约评论员梅岩 时间:2018-05-12
分享到:

据报道,日本企业研发费用增长已远远落后于海外企业,从截止至2017年的10年增长率来看,除日本外的亚洲各国平均为410%,美国为86%,而日本仅增长了12%。在第四次工业革命的推动下,人工智能等领域掀起了投资热潮,在这样的背景下,研发投资增长缓慢可能会严重损害日本的产业竞争力,这一情况引起了各界的关注和忧虑。

日本产品一直以质量优、技术水平高著称,日本每年专利申请量也一直排名世界前列,因此日本给外界留下了研发大国的印象。通过分析可发现,日本的技术研发与欧美发达国家有着明显的不同,日本的研发能力也有着明显的“短板”。

一般来讲,技术革新可以分为两类,革命性革新和改进性革新,日本企业更擅长的是后者,比如在汽车制造技术方面,日本汽车企业对欧美汽车的技术进行了“优化”,造出了更小巧轻便、更省油的家用型汽车,这样的改进也使日本汽车的竞争力获得了提升。日本企业更擅长改进型革新,并不是因为日本企业缺乏原创精神,而是由日本经济的“后发性”决定的。

日本经济在战后迅速恢复,并一跃成为世界最主要工业国之一,一个重要因素就是引进欧美先进技术,让日本工业发展水平快速提升。二战前,日本工业的规模和技术水平都远低于欧美,战后,日本确定“贸易立国”方针,极力提升重工业和化学工业水平,这一过程也被称为日本经济的“重化学工业化”。为实现“重化学工业化”,日本推行了“产业合理化”,也就是推动企业合并重组,以扩大经营规模,同时大力从欧美引进先进技术,实现技术迭代。

这一时期,日本能从欧美各国以比较低廉的价格引进技术,一方面是因为日美同盟的存在,使日本在经贸领域得到了美国的支持,另一方面,还因为日本的技术引进依靠的并非企业力量,而是国家力量。高速增长时期,日本的技术引进大都由国家主导,通产省在其中发挥了重要作用,由于全面掌管日本的贸易、工业等事务,通产省在与欧美企业讨价还价时就有了更多的筹码,可以竭力“压价”。在获得计算机生产专利许可时,IBM本来要求日本企业支付7%的许可费,通产省以日本市场的准入资格为筹码,迫使IBM降低了要价,最终接受了日本企业只需支付5%许可费的条件。

完成“重化学工业化”后,日本企业的技术能力已经进入世界前列,但这个过程就像是“揠苗助长”,并没有让日本企业培育出完善的研发机制和强大的研发能力。日本引进和改良欧美技术,根本目的是为了实现“贸易立国”,因此,日本的技术改造重点都放在了外贸相关产业,如钢铁、汽车、机电、电子等,其他领域的技术改造进程都比较滞后,而这些产业往往会成为日本经济国际竞争力的明显短板。最典型的当属农业,日本的农业不仅受制于耕地面积狭小,更因农机普及率较低,更多依靠的是精耕细作,结果造成成本高、抗风险能力弱等问题,日本农产品在面对欧美同类产品时毫无竞争力。

注重改进型革新,让日本工业产品可以在较短时间里提升国际竞争力,但缺乏原创性、革命性创新,让日本企业在技术改造中更多的是“知其然”,而非“知其所以然”,因而很难把握产业发展的方向。日本的机器人技术位居世界前列,在机器人应用和与人工智能技术结合方面,欧美企业有着明显的优势,日本企业则更多地把机器人用于直接服务生活和娱乐领域,这种发展方向上的偏差让日本企业在新技术革命中,虽能跟上潮流,但却往往事倍功半,甚至误入歧途,这也是很多人喜欢用“科技树点歪”(指天赋和能力用错了地方)形容日本企业的原因。

由通产省引领的技术引进机制,让日本企业获得了更多的保护和支持,也让日本企业参与国际竞争的能力受限。高速增长时期,“日本制造”逐步走向世界,但日本的经济增长主要依靠内需增长,出口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远低于同期西欧各国的水平,进入90年代后,日本经济“内卷式”发展趋势更加严重,企业开始忽视国际市场,结果出现了日本产品只能满足本国市场需求、无法融入海外市场的“加拉帕戈斯现象”。当下,过于偏重内需、依赖非市场力量支撑等问题,仍是日本企业增加研发投入的阻碍。

日本的经济大国地位形成于“贸易立国”,而“贸易立国”又得益于技术引进,这让人们普遍认为技术研发对日本经济有着重要影响。实际上,经济高速增长时期,日本经济的增长动力并非主要来源于技术研发,高储蓄、高投资的经济结构,日式管理制度中的终身雇佣制、年功序列制、企业工会制“三大法宝”,大量存在的小型企业和小转包商成为经济困难时期的“缓冲阀”等因素,共同支撑了日本经济战后的高速发展。“泡沫经济”破裂后的一段时间里,日本企业对技术研发的投入并未出现滑坡,日本的专利申请量也持续增长,但日本经济却滑入低谷,增长率长年维持在1%左右。技术研发投入增长没能转化为经济增长的动力,在经济学界,不少人都把日本当作了“技术创新与国家经济绩效无关”的典型,究其原因,一是“科技树点歪”让日本的技术成果往往“中看不中用”,二是众多机制性障碍的存在,让企业、大学、科研机构的互动不能顺畅进行,也就无法形成“科研产业联合体”,让技术改进难以直接转化成经济增长的动力。

尽管技术水平已位居世界前列,但日本的经济结构仍未完全摆脱“后发性”特质,其症结就在于日本未能建立技术驱动型经济。技术研发投资增长趋势无法与世界同步,企业在技术改造方面的积极性降低,长此以往,日本经济将难以维持高水平发展,即使能维持专利申请数量不断增加的势头,日本也只能是技术革新方面的“数量大国”,而无法真正成为“先发国家”。

相关阅读:

验证码:
您还能输入150字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