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愿工作,日本年轻人到底怕什么?

来源:东方新报 作者:本报特约评论员梅岩 时间:2018-06-02
分享到:

日本正经历着40多年来最严重的“用工荒”,这也促成了大学毕业生就业率的持续上升。据统计,2018年春季就业率同比提高0.4个百分点,自创最低纪录的2011年以来连续7年上升,想找工作的人数比例也提高了0.6个百分点,提高至75.3%,刷新历史最高纪录。

经济复苏带来了就业形势的明显好转,但这并未激起日本年轻人的就业热情,目前,私立大学毕业生想要找工作的占总人数的86.1%,同比提高了1.8%,而国立大学毕业生中想找工作的占比仅为53.7%,同比下降了1.6%。总体看来,大学毕业生中想找工作的人数与过去一年持平。近年来,日本经济表现较好,就业形势明显好转,老龄化日趋严重致劳动力缺口迅速扩大,这些都让年轻人找工作变得越来越容易,正因如此,日本年轻人不再急于就业。特别是国立大学的毕业生,很多都想继续进修,因此国立大学毕业生的就业热情明显低于私立大学的学生。

除就业难度下降、让年轻人在就业问题上不再有紧迫感外,就业观念变化也是年轻人就业热情较低的一个重要原因。支撑日本战后经济奇迹的是战后初期出生的一代人,这代人被称为“团块世代”,上世纪90年代,“泡沫经济”破裂,日本进入“失去的十年”,现在日本职场主力大都是这个时期步入职场的。今天日本年轻人的就业观念形成,很大程度上受到了这两代人的影响。

“团块世代”年轻时恰逢日本经济高速增长,他们大都长期受雇于一家企业,退休之后有足够的闲暇时间,又有着很强的购买力,但他们退休后的生活质量不高,也不安稳,有些人缺少家人陪伴,甚至出现“孤独死”,有些人还要为社保资金短缺等问题担忧。“失去的十年”中步入职场的人,有些成为了企业的管理者或技术骨干,过着每天疲于加班的生活,这些人在日本社会被称为“社畜”,没有跻身企业高层的人则沦为“窗边族”,无法在工作中发挥自己的能力,也很难得到同事的认可。对年轻人来说,不管是生活中只剩下工作的“社畜”,还是无所事事的“窗边族”,无论如何工作,最终只能让他们得到一份退休金,过着单调又不一定安稳的晚年生活,这样的生活显然不是他们想要的。

相比于前辈,日本年轻人的就业选择更加个性化、多样化。除了进入企业,获得一份正式工作外,他们还可以选择打短工,继续进修或到海外学习,创办自己的企业或继承家庭企业等。日本年轻人挣钱养家的需要并不急迫,“团块世代”开始工作时,大多数日本人都不富裕,人们都在急切寻找稳定的、收入较高的工作,“失去的十年”中,就业形势比较紧张,失业的人也不少,因此人们也不得不在找工作时花心思。今天日本家庭的经济条件大都比较好,只要有一名家庭成员有稳定的工作,就会有稳定的、较高的收入,还会有一定数量的存款。日本是高福利国家,近年来执政党又大搞“撒钱政治”,这让日本家庭普遍“不差钱”,在这种背景下,年轻人自然无需为了养家糊口而急着找工作。

过去,大型企业正式员工的薪水远远高于中小企业员工和临时工的薪水,比作坊式的家庭企业的收入也要高得多,因此很多人宁愿当“社畜”,也不愿在中小企业上班或继承家庭企业。日本政府开始推进“劳动方式改革”后,特别是为了避免加班过于频繁而要求企业不发加班费之后,大型企业的薪资优势大减,刨除加班费后,大型企业正式员工的薪水已和临时工相差不多,这也造成过去热门的工作岗位对年轻人吸引力下降。

就业相对容易,工作的吸引力下降,让年轻人不愿再积极投身工作。看到“团块世代”退休后生活的“无聊”,他们中的不少人感到应趁着年轻尽早享受生活,因此把更多时间和精力花在旅游和发展个人兴趣上。这样的就业心态和生活状态,难免给人们留下“涣散”的印象,若这种情况持续下去,日本企业的“用工荒”或越来越严重,企业不仅很难招到愿意积极投身工作的员工,还有可能因越来越多年轻人无心工作,造成工作效率和团队士气的下降。因此,要克服“用工荒”,日本社会和企业还需更好激发年轻人的工作热情。

年轻人就业心态很难改变,因此只能调整企业用人和管理机制,这也就是“劳动方式改革”。“劳动方式改革”有两个要点,一是降低劳动强度,日本已推出要求企业不发加班费、逐步推行每周工作四天等措施。降低劳动强度可以减轻年轻人对大型企业正式工作的排斥情绪,还能促使企业更合理的安排工作,以便提升工作效率。二是要改变重整体轻个人、重流程轻创新的管理模式。“年功序列制”和“禀议制”等管理传统下,员工个性被完全忽略,每个人都被打造成“螺丝钉”,并“无缝嵌入”到企业之中。这让重视个性和选择多样性的年轻人非常排斥,也极大打压了员工的创造性,比如“禀议制”,让员工在处理各类事务时都要呈报“禀议”,“禀议”经层层上报,层层修改,最终决定是否执行,这样的制度保证了流程的规范严谨,也让各层级、各部门都能参与到决策之中,但作为“禀议”的发起者,基层员工的原创性工作往往就被掩盖了。

相比于“禀议制”,欧美企业更多采用的“团队式”管理,更加扁平化,基层员工的原创性工作也能被置于更突出的位置,这样的管理模式显然更适于激发年轻人热情,也更有助于促进原创和横向合作。日本企业可以考虑吸收这种管理模式的优点,对自身管理模式加以改进。

相关阅读:

验证码:
您还能输入150字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