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揽劳动力计划缘何遭“冷落”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本报特约评论员 柯本 时间:2019-10-11
分享到:

为了缓解日趋严峻的“劳力荒”,专门招揽外国劳动力的《出入国管理法》修正案2019年4月1日正式实施。按照安倍政府计划,未来5年日本将从亚洲9个国家招募护理、住宿业、建筑等14个行业34.5万劳动力,其中首年度要接纳4.7万外国劳动者。不过,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如今,招募计划已实施6个月,仅有400多外国人取得新居留资格。

日本劳动力亮红灯并非新近现象。几十年来,日本主要通过“技能实习生制度”来弥补劳力缺口。不过,“技能实习生”在日本工作三年就必须回国。新的管理法给予了外国劳动力更长的居留期。新管理法将留日资格分为两种:具备基本技能和日语能力的“特定技能1号”和具备极其熟练技能的“特定技能2号”。取得“1号”,便可以在日本工作5年;取得“2号”,便可申请永久居留,且能携带家属。

为了配合新制度顺利推行,日本还专门设立了出入国在留管理厅。该厅除了对出入境进行审查外,还负责对在日居留外国人的生活工作提供服务、进行支援。相较过去,安倍政府在招揽外国劳动力上似乎诚意更足,也更走心。不过,屈指可数的申请者则给安倍政府泼了一盆冷水。

这项制度尚未在亚洲国家全面铺开,固然是招揽不力的原因。不过,新的管理制度依旧缺乏足够吸引力、外国劳动力在日缺乏平等待遇才是很多人来日打工热情大减的主因。

安倍政府存在一个误解,认为一旦日本降低门槛、扫榻以待,外国劳动者便会蜂拥而至。时间倒退到30年前,日本非但备受亚洲年轻人青睐,甚至对全球年轻人也有吸引力。当时的日本是亚洲的领头羊,在大多领域力压域内国家。时过境迁,今天日本在亚洲不再一枝独秀,各个领域都不缺追赶者和竞争者,比如新加坡、韩国便蚕食了日本对外国劳动者的吸引指数。在薪资收入水平上,日本的魅力便越来越少。数据显示,2019年东京餐饮工作人员的平均月薪为1159亿美元,新加坡2018年则为1032美元。

越南、泰国、菲律宾等东南亚国家,一直是日本劳动力的主要来源国。随着东南亚各国旅游业如火如荼,以及欧美、日本企业加大了东南亚投资,很多人不出国门便能实现就业。这稀释了日本招揽外国人的努力。

允许“特定技能2号”永久居留、携带家属,看起来很不错,但取得这个资格的难度也相当之大。对于大多数外国人,也仅能跨过“特定技能1号”门槛。即便是留日学生,也多不具备这个资格,只能申请“1号”资格。可5年的期限,对他们没有丝毫吸引力。

导致招揽计划后劲乏力的,也与日企“差别化待遇”大有关系。与技能实习生一样,尽管日本政府要求企业给予外国劳动力平等待遇,甚至高于日本国民待遇,实际上企业并未严格执行,不少体力劳动者获得的报酬仍低于日本国民。尤其经济不景气,一些中小企业出于节约成本考虑,还把外国劳动力当成廉价劳动力。近年,不少技能实习生便频繁遭遇工资被拖欠、身份证明被扣押、加班严重超时、精神遭摧残等不公正待遇。这些悲惨往事,让不少有来日计划的外国劳动者打起退堂鼓。

随着东京奥运会进入一年倒计时,日本劳动力市场进一步捉襟见肘。能否激发外国劳动者的来日热情,需要日本消除职场歧视性,制定更完善的制度保障,让外国劳动者享受到应有尊重和待遇。

相关阅读:

验证码:
您还能输入150字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第